真正的光荣

 2014/12/31 12:59  陈碧蓝 《思维与智慧》  (247)    

冰心曾说过:“冠冕,是暂时的光辉,是永久的束缚。”的确是这样啊,有些荣誉只是暂时的光荣,只是表面上的风光。如果我们得到了它,同时非常看重它,那么它就会像绳子一样牢牢地捆住我们了。这就好比一个富人身上带了很多银子去过河。到河中的时候,船不小心翻了。富人一下子掉入了水里,但他却死死地抓着银子不放手,正是因为银子太多,所以银子带着富人永远地沉入了河底。所以在有些时候,我们不能太看重荣誉了,因为可能一不小心这像银子一样的荣誉就会把我们沉到河里了。我们需要知道,冠冕的确光辉,但是却也能束缚住我们的手脚。

我国古代著名科学家张衡发明的浑天仪和地动仪,代表了当时世界最高科技水平。但在封建社会,科学创造不仅得不到应有的重视,反而被看作是“奇技淫巧”“屠龙之技”,是“不务正业”,所以张衡在仕途上不仅没有被提升,还一度被降职。于是一些人嘲笑和攻击他,说他“与世殊技,因孤求是”,以致“辄积年不徙”,“去史官五载而复还,非进取之势”。张衡不但不以为意,还写了题为《应闲》的文章表达了自己的看法,其中说道:“君子不患位之不尊,而患德之不崇;不耻禄之不伙,而耻智之不博。”有力地对流言蜚语做了回击。作为一个君子,张衡担心的不是地位的高低,而是自己是否有德行,担心的是自己的知识是不是广博。正如《老子》中的话:“君子重其实,不重其华。”我们应当明确自己的荣辱观,应当看到事物的本质。张衡发明的浑天仪和地动仪是代表当时最高的水平了,可是由于他所处的时代是封建社会,所以他的成就得不到重视,反而是受到了当时一些人的耻笑。张衡并没有听到了这些耻笑他的话后就变得灰心,变得不思进取了,因为在张衡伟大的内心里,有着这样的明悟,真正的光荣是德行的崇高,这才是正确的荣辱观。

培根曾说:“荣誉就像河流,轻浮和空虚的荣誉浮在河面上,沉重和厚实的荣誉沉在河底里。”真金是会沉入水底的,只有轻飘飘的树叶才会浮在河面上。我们应当去看本质,应当明白,真正的光荣并不是表面的风光,真正的光荣是一个人的内在是否伟大,一个人是否对社会做出了真正的贡献。

著名物理学家吴健雄教授视名利淡如水,面对各种各样的赞美和夸奖,她说:“我在科学上不过有了一点点小的成绩。”当一位记者问她对诺贝尔物理奖获得者李政道和杨振宁有何感想时,她说:“大家都在为李政道和杨振宁教授高兴,我也是一样感到高兴。”记者说:“大家都知道,是因为您做了精心实验,才使‘李―杨假说’得到了证实,您的贡献是不容忽视的。”她平静地说:“我不是为了得到荣誉才去做实验的。”她表示不过是帮了李政道、杨振宁“一丁点儿忙”。吴健雄的内心是谦虚的,她把自己伟大的贡献只看作是有了一点小小的成绩。正是因为她这样的谦虚,这样的对自己的成就不满足,不安于现状,她才会做出成功的实验,她才会在之后的路上走得更加远。吴健雄说,她不是为了得到荣誉才去做实验的。这就是她的荣辱观,她的荣辱观并不是为了得到荣誉时的那种光荣而去做事情,她是为了自己的工作能对他人的事业有所帮助,能对人类的进步有所贡献而去行动的。视名利淡如水,对自己的事业不满足,这正是吴健雄的伟大之处。

(老九摘自《郑州日报》2014年5月24日)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75 − = 6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