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保安的爱情

 2014/12/14 21:42  张军霞 《今日文摘》  (270)    

他出生时,很瘦弱。爹说:“这孩子身体弱,连哭声都这么小,怕是不好养活。”娘说:“那就叫他保安吧,让老天爷保佑这孩子平平安安。”

李保安长到12岁,还是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,爹娘看着直发愁。一天,姑妈的儿子来到小镇,穿着一身制服,戴着一顶大盖帽,威风极了。李保安追着表哥问:“你在北京做什么?”“当保安呀!”表哥把帽子摘下来,又戴好,动作十分潇洒。从此,去北京当保安,就成了李保安的梦想。因为表哥说,他顿顿都有肉吃,还常去逛天安门,更厉害的是,他管着小区大门,城里人都得听他的。

李保安高中毕业后,没考上大学,却如愿以偿跟表哥在北京当了保安。没干多久,李保安对表哥说:“我被你骗得真惨。”表哥问:“怎么了?”他叹叹气答:“你说当保安顿顿都有肉吃,原来不过是火腿肠;你说能常去天安门,可请个假比什么都难,我来了这么久,只在梦里见过天安门;你还说城里人都听你的,可有好几次,我开门慢了点,就有业主跟我吹鼻子瞪眼,他们哪看得起咱们!”

既来之,则安之,李保安还是尽力把工作做好。他的制服总是洗得干干净净,帽子戴得端端正正,和别人打招呼也是面带微笑。尽管这样小心,李保安还是出事了。

为了防盗,小区对车辆出入有严格规定,业主必须有证件才能放行。那天,有位男子开车过来,停在小区门口,拼命按喇叭。李保安走过去,照例要他出示证件。不料,男子根本不理会,大声骂道:“你个乡巴佬,眼睛不好使吗?我回自己家还要什么证件?”骂声引来了不少人围观,大家都指责男子不讲理。谁料,男子更加恼火,居然拿着一根棍子冲下车,没等众人反应过来,就朝李保安的肩膀砸了下去。

“住手,不许打人!”这时,忽然有人怒喝道。话音未落,一个圆圆的东西不偏不倚,正好打在男子头上。大家定睛一看,都乐了:原来是一张刚烙好的大油饼!

“谁这么缺德?”男子被烫得直跺脚。“我!”一个年轻姑娘挤进人群,叉着腰挡在李保安面前,杏眼圆睁,满脸怒容。“臭丫头,你是他什么人,别多管闲事!”男子生气地说。“我……我是他女朋友!”姑娘咬咬牙,大声说了出来。接着,她一把拉起李保安说:“走,咱们去社区医疗室检查,回头再找这家伙算账!”说完,两人一起走了。

第二天,李保安没来上班。刚开始,谁也没在意。后来,有人发现,自从那个爱笑的李保安离开后,小区门口那个烙油饼的姑娘也不见了。原来他们已经坐上火车,回到了李保安的老家,那个有些偏僻的小镇。

其实,李保安早想回家了,他留在北京,只是因为烙油饼的姑娘。好几次,有无赖吃了油饼不想给钱,都是李保安出面帮的忙。

烙油饼的姑娘,也早就不想在北京待了,这座城市的确繁华美丽,却与自己无关。她想离开,却又牵挂着那个愣头愣脑的保安,他是这座陌生城市里,让她唯一感到温暖的人……

不久,小镇上多了一个卖油饼的小铺,一个年轻的姑娘动作娴熟地烙着饼,李保安在旁边帮着忙。有人问他:“怎么,你不去北京当保安了?”姑娘抢着答:“我看,他还得当保安,期限是一辈子。只不过从现在开始,是我一个人的保安!”

(艾红荐自《环球人物》)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55 − 53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