给理想一点时间

 2014/11/09 19:21  林志炫 《读者.校园版》  (390)    

我在17岁的时候,听了父母的建议,他们认为我未来可以是一个土木工程师,所以我就选择了土木科系。到土木科系就读以后,我遇到了我的音乐老师,她提供了一个“未来,我可以是谁”的第二个选项,我在17岁之前从来不知道自己可以唱歌,就接受了她的训练。两年之后,我发现我心中“未来,我想是谁”的想法萌芽了。我就开始从这两个里面,选了我很喜欢的唱歌这件事情。

在那个时候,其实在学校里面有另外一个风云人物——李骥。相对于他来讲,我是一个稍微低调一点的风云人物。有一天,我记得是在李骥的乐团的练习过程当中,我刚好从旁边经过,发现这个乐团鼓手好、贝斯好、吉他好,各个方面都非常好,但是如果能够再加进去一个像我这样的主唱,我觉得这个乐团会更好,所以我就主动进去要求试音。就这样我跟这个乐团一拍即合,我跟李骥也展开了一段非常美妙的学校乐坛生涯。

毕业之后乐团就解散了,可是我的音乐梦想还没有熄灭,只是还找不到适当的机会去实现它。于是那时我去了一个发电厂的一个工程项目,我们是在山上做路边的边沟。那天刚下过大雨,我们看到几块落石很快速地落下来,接下来听到一声轰隆巨响。我心里知道,应该是山崩了,就在那两秒钟的时间,我选择了往我的左边逃。我是幸运的,因为在那一批同事里面,往右边跑的人都因为那次意外而搬到天上去住了。

我父母的想法又变了,他们认为土木科系的工作太危险,所以接下来第二个“我可以是谁”的选项就出现了,他们希望我能够到我们家的印刷厂帮忙。

虽然我对未来有梦想,但是我必须等待一个机会。等李骥退伍之后,我就跟他到很多的唱片公司去。在投递DEMO(样本唱片)的过程中,我们遇到很多阻力,这些都来自我们的外表。我们每次到了唱片公司之后,他们的工作人员第一个反应就是:这两个人到底要怎么包装啊?我们找了将近三年的唱片公司,参加了很多比赛,但一直不顺利。一直到我们后来碰到了四个好朋友,去跟银行借钱,才帮我们把第一张唱片完成。

录制第一张唱片时,我每次要出去录音,都会跟我的父母说我要出去约会。那段时间,我经常出去“约会”,然后到隔天凌晨五六点才回家。回家之后,早上我在印刷厂上班,我爸那时候就问我:“你约会不累吗?”我说:“不累,跟她交往我一点都不累。”其实我当时的女朋友名字就叫音乐。

在“我可以是谁”跟“我想是谁”这两个问题中,我始终不放弃任何可能性,因为我希望给自己更多的选择权,给理想多一点时间。

唱片录完了,我们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公司。出唱片、签合约这一切,我家人通通不知情。但真的有一天,听到那张专辑的声音从家里传出来时,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解释。后来我爸急着跟我说:“我告诉你,最近唱片行推荐了一张专辑,我觉得非常好听,叫优客李林,我总觉得(专辑封面)那个人长得有点像你,但你没戴眼镜,应该不是你,对吧?”我说:“不是不是,我哪里那么会唱歌。”

到后来我真的得上电视了。就在播出的那一天,我永远记得那一刻,我爸从电视上看到我时,目光停顿了五秒钟到十秒钟,然后他就这样看着我。我顿了一下之后,就跟我爸说:“爸爸,这一切我可以解释。”所以就从那个时候开始,我跟他约定,接下来的五年里,我会兼顾印刷厂的工作,另外,我用中午过后的时间去上通告。所以,我就过了五年蜡烛两头烧的日子。

碰巧,我母亲的身体慢慢地不好了,我父亲要照顾她,所以在那一刻我就选择了回到印刷厂,暂时把“我想是谁”的想法先放下来。因为我发现我们就像小丑一样,一生当中,手上都在抛球,这里面有家庭、有健康、有工作、有理想,当然对我来讲比较吃力的是,工作跟理想的球都多了好几个。但在你自己没有办法全部掌握的时候,家庭跟健康是两个绝对不能碎的玻璃球,工作跟理想等等这些东西,它们是橡皮球,如果你愿意放下它们,不要那么执着,将来它们也许会弹起来。

我原来打算花两年的时间,但上天在九个月之内就替我做了决定。我永远记得那一天。凌晨两点钟,印刷厂发生火灾,我到的时候已经是一片灰烬。我那时候心里面的想法就是,老天跟我开了一个好大的玩笑,因为我放下了我自己很喜爱的歌唱事业,回到了印刷厂,上天又何苦在九个月内就把印刷厂拿走?所以在那一刻,的确是从一根蜡烛两头烧变成两头空。我永远记得我在通知我的父亲到现场的时候,他的那种眼神,我就在心里告诉自己,印刷厂既然是在我手上没有的,我一定要还给他。

老爸开始经常跟我聊天,有时候会拍拍我的肩膀说:“哎呀,儿子啊,以前我觉得演艺圈的风险非常大,但现在我发现,原来开印刷厂也有风险。”我慢慢体会到我父亲也感受到,失去自己很想要的东西、放下自己很想要的事业的那种心情。

有一天我父亲对我说:“我以前不知道你这么喜欢音乐,但我现在知道了,我现在把时间还给你,你可以去做你想做的事情。”就在父亲说出那句话的那一刻,我就觉得,过往的这么多年,一切的苦都值得。因为从那一刻开始,我心里面的“我想是谁”跟“我可以是谁”终于合二为一。

在“未来,我是谁”这个问题里,不要太执着于“我想变成谁”,要量力而为,先从“我可以是谁”做起。等你有了余力,你有了力量,随时充实自己,抓住那个“我想是谁”的机会,一切都会更有价值。

 赞  0
,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− 4 = 4