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暖有多暖

 2014/11/10 15:35  王卓 《今日文摘》  (2,111)    

那一年,我16岁,当同龄女孩还在教室里看书的时候,我已经带着孤独无助,走过一家又一家的餐馆和便利店寻找工作。

几个月下来,没有一个地方可以收留我,我对这个世界的信心也在一点点儿丧失。

一个星期前,因为半夜开灯看书,我又一次被老板娘辞退了。手提行李,站在店门外,望着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,我不知道何去何从。当初,是一个好姐妹介绍我到这座城市的,她说:“放心吧!这个城市会收留你的!”

可是,这个陌生的城市给了我当头一棒。刚下火车,我的钱包就被偷了。那里有我攒下的所有积蓄和那个好姐妹的联系方式。我脑子里一片混乱,完了,一切都完了。

踩着满地积雪,我在陌生的大街上漫无目的地游荡。天色越来越暗,空气越来越冷,白天渐渐融化的积雪又在寒风中慢慢地结冰。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故事,偏偏在这个时候从我脑海呈现出来。恐惧、饥饿和寒冷一并向我袭来,我发现依稀亮着的一点儿灯光,拖着僵硬的身躯,慢慢挪了过去。

这是一家很小的饭馆,几张木桌围拢在屋中央一只小的炭火炉四周,一个男孩正准备打烊。

我的脸僵硬得张不开嘴,只顾自己站在门口,贪婪地捕捉着从炉子周围涌出来的热气。

年轻人怔了好一会儿:“你……要吃饭吗?”

我摇摇头,我说我非常冷,我只在屋里站一会儿就走。他似乎有点儿犹豫,但还是打开了已经封住的火炉,并铲了几块大炭倒进炉子里。

“那就坐会儿吧!”他说,“我们这儿不关门,你坐多久都行。”

他倒了一碗开水给我:“喝吧。”

他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多少,但我知道他的生活经验要比我丰富得多,因为他已经看穿了我的窘迫。一股被人怜悯的滋味涌向全身,我想逃走,可我能到哪里去呢?

我低头喝水的时候,他走到里面的灶间,一会儿,端来两个包子和一些菜,放在我面前,很随意地说:“吃点儿吧。”

我没动。我的身体逐渐恢复了知觉。思维开始复苏。我要是吃了,我多像一个要饭的叫花子……

“这些是我妈做的。随便吃点儿,别客气。”

我抬头盯了他一眼。说真的,我并不信任他。可是,我的肚子却不争气地叫了起来。我的脸一阵发烫,偷偷瞧了他一眼,他却根本没有看我。

望着桌上的菜,我悄悄吞了一口口水。趁他起身进了里面灶间,我抓起筷子,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,以至于他什么时候出来的,我都不知道。吃完饭,我突然盼望他和我聊点儿什么,哪怕是问问我为什么会沦落到这儿也好。可是,他拿了本书,坐在柜台上,对我说:“你坐会儿吧!我明天要考试,就不陪你说话了。”

接下来的几个小时,他聚精会神地看着他的书,我却由于太累,竟然伏在桌上睡着了。

醒来时,我发现自己身上盖了一件厚厚的军大衣,桌上摆着一只盘子,里面放着一个包子和两只熟鸡蛋。小伙子睡着了,炉火却没有灭。看着这一幕,一股暖流涌遍我的全身。我吃掉了那个温热的包子,把鸡蛋揣进了口袋:在面前的桌子上,用手指蘸着水,写了“谢谢”两个字,离开了曾给我温暖的小店。

许多年过去了,后来,这座城市真的收留了我。穿梭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,有时候,我会猛地想起那家小店。尤其在冬夜,我常常想起那个夜晚,想起那温暖的炉火,想起那个善解人意的小伙子–他毫无所求地帮助了一个孤独的女孩,还要小心翼翼守护她那脆弱的自尊。

我曾经去寻找那个小店,但没有找到。

那好像是一场梦,美丽而且温暖。■

(孟不平荐自《今天·方向》)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37 − = 3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