摸手

 2014/08/30 18:26  陈志高 《情感读本》  (227)    

“沈万芳,你昨天晚上就寝后又在玩手机。”我巡视到沈万芳身边对她说,“不然,你不会早自习就打哈欠,趴在桌子上睡觉。”“我没有,老师!”沈万芳坐直身子辩解道。“嘴可以撒谎,但你充满血丝的眼睛和无精打采的神态是不会撒谎的。”“寝室里热,同学们商量搭地铺的事,影响了休息。”学生回答在情理之中,我也没有证据,更何况,因玩手机在家接受教育两周,今天才是她返校的第二天,怎么可能不长记性呢?我不再追究此事,继续巡视。

自习结束,我拿着讲义走出了教室。一个女生从我身后赶来,说道:“老师,沈万芳是在玩手机,手机藏在她衣柜里,蓝色的。”一股恨铁不成钢的怒气直冲脑门,这孩子,回家接受教育才来一天呀!

思绪将我拉到三周前星期一的下午。“沈万芳,你这带的生活费都充到卡上了吗?”“都充到卡上了!”她很大方地回答。“把卡拿来,我去核实一下。”这是沈万芳没有想到的,她迟疑了一下,还是转身去取卡。接过卡,我迈向充卡室,她本以为大方就不会露出破绽,老师不会把工作做这么细。可是她还不了解我,因为我是中途接班的班主任。“老师,这是陈双圯的卡。”她意识到谎言马上将被揭穿,及时补充道。

“你的卡呢?”

“丢了。”

“家长这周给了你多少生活费?”

“110元”

“是两周的生活费吗?”

“是。”

“没充卡,把钱拿来给我看一下。”

沈万芳站着不动,不言而喻,钱已花完。据说她有乱花钱的习惯,手机也被前任班主任“暂管”了三个。她曾偷用过同学的钱,偷吃过同学的零食,甚至因提前花光生活费而连续四天不吃,坚持到周末。这种不良习惯,怎么能让其延续下去?我必须与家长联手,进行教育,让她学会管理自己的生活。

我拨通了她父亲的电话,请他来校。高挑的个子,背脊略微弯曲,单薄的身板,憔悴的面容,陈旧的上衣与略短的裤子,看样子是一个地道的农民。一双裂了缝的皮鞋套在光脚上,鞋底周边沾满了水泥浆;手掌大,指节粗,皴裂的黑纹清晰刺眼,无疑是一位勤劳的父亲。

家长教育孩子的话语仍旧回荡在我耳边。

“110元是这两个星期的生活费,你怎么到校半天就用光了?给我老实交代……今天才星期二,这星期四天,下星期五天,你准备怎么生活……你跟我回家,自己做饭吃。”

这不,回家两周,自己做饭吃,今天是返校的第二天。

我把沈万芳叫到教室外,单刀直入地说:“沈万芳,把手机给我。”

“我没有。”

“需要叫证明人吗?”

她低下了头,她知道,同学们都不喜欢她,她有问题同学们准会告发,于是说:“我是借的801班刘同学的,已经还给他了。”“好!我去核实,如果是别人的,证明你没撒谎。”

我找到了801班刘同学,并看到了手机,那男生承认周一体育课借给沈万芳玩了一节课,可手机的颜色不是他所说的蓝色。再说,昨天体育课玩一节课,不至于第二天早自习就打瞌睡,这里面有诈。于是,我再找沈万芳。“沈万芳,把你的手机给我,801班那个男生的手机不是你的,你的是蓝色的,藏在寝室的衣柜里。”

沈万芳极不情愿地跟着我走到寝室。她打开衣柜,赃兮兮的衣服,似咸菜一样卷曲在衣柜里,汗酸味扑鼻而来,难怪同学都远离她,都瞧不起她,孤立她。

她抱出衣服放在床铺上。我逐件衣服翻寻,没有发现。“真的没有,老师!”她说。我没有答言,只是去打开折叠的夹层被褥。突然,一个蓝色的手机静静地躺在那里。我不急着去拿,望一眼手机,又望一眼沈万芳。她的脸红一阵,白一阵。

拿到手机,让她安心学习,我觉得已经达到目的了。不能再请家长,请家长,她又得回家自己做饭吃,又得耽误一周的学习。第一节课后,告发沈万芳的女生来到我办公室,说沈万芳找她借了50元钱,还向另一位同学借了15元。又是借钱?为了解决问题,我只能再次请家长。

沈万芳的父亲来到办公室,坐下,沾有水泥灰的脸铁青着。我陈述了事情的经过,他铁青着的脸开始涨红,突然一声炸雷:“给老子跪下!”我心很是震动了一下。沈万芳应声跪下,麻利地,直直地,看来是习以为常了。没有悔意,似乎只是按指令行事的“机器人”。

“你非要逼死我,你才心里舒服吗?你妈妈嫌弃你们姐弟俩和我,离家多年。我又当爹,又当娘!你就不能成点器,不玩手机,不乱花钱,不骗人,给我省点心吗?”

“机器人”木然地跪着,呆呆的。

“每个星期你要55元生活费,你弟弟在小学要45元。我得去拼命打工,供你们上学。你就不能把心放在学习上?你看看家里的土墙屋,墙壁裂缝钻得过人了,你住在里面不怕塌死吗?我还要攒点钱修房子啊!你倒好,不学习,乱花钱,你就不能懂点事呀?”说话间挥动的衣袖抖落下水泥浆的砂粒,飘起水泥的尘烟。

“机器人”木然地跪着,垂着眉,直直的。

“上次你半天花掉两个星期生活费。要你回家体验干活的辛苦,挣钱的不易。你除了自己做饭吃外,衣服不洗,地不扫。不给我洗也就算了,给弟弟和你自己的洗一下也好呀,我放工回来也轻松一点,你的心肠怎么就这样狠?!”情绪越来越激动,声音越来越高。

“机器人”木然地跪着,眼睛盯着膝盖前的那片地面砖。

那个高瘦的男人,脸红红的,脖子粗粗的,浑浊的泪水在眼眶里转动。我不想让他再说下去,这个可怜的农民,可怜的家长。我不愿看到那打转的眼泪流出来,失了父亲的尊严。

看到家长和学生的情感变化,我自然联想到学校订阅的《情感读本》中以情动人的故事,觉得这是用亲情感化孩子的良机。

于是,我接过家长的话说:“沈万芳!与你的父亲相比,我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。”

父女俩都抬起头来,默默地看着我。可能他们没料到,老师会感同身受地与他们一起交流情感。我接着动情地说:“我有一个完整的家,更有一个听话的女儿,她知道当教师的父母工资低,家境不宽裕,就不与别人比享受、比玩乐,而是与别人比学习、比进步。她从不乱花钱,去年考上了大学。沈万芳,你就不想让你的父亲也成为一个幸福的人吗?你父亲独自承担你和弟弟两人的生活,还想存钱修房子,他靠卖苦力挣钱,多不容易呀!你要知道,你是穷人的孩子,你应当早立志,早当家,不能与别人比吃,比穿,比玩呀!”

“机器人”依然跪着,但没有以前直了,头低下去,刘海遮住了整个脸。

“沈万芳,你站起来。”我跨前一步,拉着她的手,再跨前一步,端起她父亲的手。“你摸一下你爸爸的手!”我把沈万芳的手搭在她父亲的手掌上,“你好好感受一下!”我一边说着,一边拿她的手在她父亲的手掌上拖动。我拖得很慢,拖一下停一下,拖一下说一下;我一毫一毫地拖,一分一分地拖;一字一顿地说,一句一停地说。我能感觉到细嫩的小手在大而粗糙的手掌上,高低起伏,缓缓移动;我能听到皮肤摩擦发出的声音。我轻言细语地说:“这就是你父亲的手,一双含辛茹苦的手!一双挣钱供你和弟弟读书的手!一双又当爹、又当娘的手!一双再苦再累也要盼你成才的手!一双没有得到丝毫回报的手……”

我还在拖,我还在说。突然,一个震耳的声音响起,令我仿佛听到了天籁之音:

“老师!你——不——说了!爸爸,我错了!妈妈在家的时候,我拿她的手机玩上了瘾,没有顾到自己的学习,不知道你供养我们的艰辛。爸爸,你把我的手机砸了吧,断了我上网的念头。我再不会乱借钱乱花钱了。我从今天开始,改,彻底地改!”

学生的脸上满是泪水,家长的眼角溢满了泪水,我的心酸酸的,但却有一丝欣慰……

作者单位:宜昌市第28中学

 赞  0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− 2 =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