金刚糖

 2014/10/25 21:21  林清玄 《读者.校园版》  (417)    

路过乡间小镇,走过一家杂货铺,突然一幅熟悉的景象吸引了我。

杂货铺的玻璃柜上摆了一个大玻璃瓶,瓶中满满的糖果,红、绿、白相间,在阳光下闪闪发亮。

是“金含”!我几乎跳了起来。

“金含”是一种我以为早已失传的糖果。它的形状如弹珠,大小像橘子或酸李,颜色如同西瓜的皮,有的绿白,有的红白间杂着。

“金含”又称为“金刚糖”,因为它硬如铁石,如果不咬破,轻轻地含在嘴里,可以从中午含到日落。

“金含”几乎是我们童年的梦,是唯一吃得到,也是唯一吃得起的糖果。一毛钱可以买两粒,同时放入嘴里含着,两颊就会像吹进风一样地鼓起,其他的小朋友就知道你是在吃金含,站在一边猛吞口水,自己便感觉十分骄傲和满足了。

爸爸妈妈很反对我们吃糖,绝对不会买糖给我们,所以想吃金含往往要大费苦心。在野外割牧草时,乘机捉一些蟾蜍或四脚蛇去卖给中药铺;或者放学的时候到郊外捡破铜、旧锡、玻璃瓶、簿子纸卖给古物商;或者到溪边摸纳仔到市场去卖……

由于要赚一毛钱是那么辛苦,买到金含来吃时就感到特别欢喜,好像把幸福满满地含在嘴里,舍不得一口吃下去。

卖金刚糖的小店就在我上学途中的街角。每天清晨路过时,阳光正好穿过亭子角,照射在店前的瓶罐上。“金含”通常装在大玻璃瓶里,阳光一照,红的、绿的、白的,交错成一幅迷人的图景。我有时忍不住站在小店前看那美丽的光影,心神为那种甜美的滋味感动,内心嗞嗞地响着音乐。

经过了三十几年,金含的甜美依然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。在那个“残残猪肝切五角”的时代,因为物质贫乏,许多微不足道的事物反而带给我们深刻的幸福。

可见幸福并不是一种追求,而是一种对现状的满足。

我花了五块钱向杂货店的阿婆买了两粒金含,几乎是屏住呼吸、小心翼翼地放入口中,就像童年时一样,我的两颊圆圆地鼓起,金含的滋味依然甜美如昔。乡下的小店依然淳朴可亲,玻璃瓶里依然有错落的光影,这使我感到无比的欢喜。

我踩着轻快的步子,犹如我还是一个孩子,很想大声地叫出来,告诉每一个人:

“我在吃金含呢!你们看见了吗?”

 赞  2
,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+ 41 = 4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