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一种怒气都有一致的本质

 2014/10/29 9:25  吴淡如 《今日文摘》  (345)    

对目前的我来说,出国并不只是旅行,还是自我反省。

这一天,我一个人从日本大阪关西机场回来,心情很好。

关西机场四楼是出入境大厅,三楼是一个巨大的购物商场,里头有各种日式土产店。

我买了一盒相当昂贵的神户布丁礼盒塞进电脑包,打算带给我的小宝贝吃。但我的电脑包在过X光时过了三次,都无法通过。

“我可以打开它吗?”瘦小、戴着深度近视眼镜的海关人员十分有礼貌地说。

“请便。”我心想,不过是电脑和布丁嘛!怎么检查都可以。

我以为是电脑的问题,他该不会以为我的电脑里藏着什么会引爆炸弹的程序吧!

他详细地检查每一样东西。最后,他很遗憾地拿出了布丁:“这个不能带,很抱歉,我必须没收它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这是水。”

“这不是水,是布丁。”我说。我当然明白依据法规,不可以带水过海关。

“其他的东西都可以,就是这个不可以。”

“这是在机场买的,我连包装盒都没拆开。”我说,“你们不认识这个神户布丁吗?”

“我知道,但是不能带。”

“好吧!”我无奈地摊开手,耸耸肩。他也做了同样的动作。其实,我不只摊手耸肩,我还瞪了他一眼,心里骂了一句脏话。

过了海关,我发现自己在生气,气得东西南北都分不清。有3秒钟的时间,我很冲动地认为,我美好的旅行给这个败笔破坏了。哼!我为了你们赈灾努力捐款,而你们竟然没收我的布丁。

等我深吸了三口气之后,我开始问自己:“这件事有这么严重吗?”

其实不过是布丁。

我生气,只是气到自己。那个迂腐的海关人员又感受不到!

我为什么要为布丁生气?我开始问自己,我怎样才不生气?

有几个想法在一分钟内出笼了:

一、布丁代表卡路里,少吃一个,我可以少胖一点。

二、发生倒霉的小事,其实是来消灾解难的。小损失是上天为我消灾,小损失赚大钱(自我催眠)。

然后,我幻想着那个戴深度近视眼镜的海关人员,偷偷藏了我的布丁,在夜深人静时,津津有味地吃着我的炸弹布丁的样子。我“扑哧”一声笑了,此时,我的怒气消了八成。

回国后,我跟朋友说了这件事。在航空公司工作的朋友说:“水和胶状物本来就不能带上飞机的。”

“那他们机场就不要卖布丁啊!”我说,他没有同情心的回答又让我生气。

“那机场也不能卖水喔?”

当发现这件事其实是我的错时,我得到了最大的释放。好吧!本来就是我的错,不是他们故意为难我。

许多难以化解的仇恨,其实都起因于我们认为他们故意为难我们。

如果这个地雷可以排除,那社会上凶杀案可以少很多,朋友也不会起纷争,亲人也不会有误解。

其实,所有怒气都有一致的本质。

(赵卫国荐自《人民文摘》)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+ 78 = 8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