猜猜谁在叫你

 2016/06/14 9:47  张晓玲 《少年文摘》  (250)    

1

这个姓刘的体育老师,会在下雨的时候想办法上一些好玩的室内课。那一次,玩的是猜声音的游戏。六个学生一组,面朝黑板站着,下面的同学坐在位子上,用各种各样奇怪的声音喊那六个同学的名字。被叫到名字的同学,得马上回过头来,猜这声音的出处。如果猜对了,他就可以回到座位上去,如果猜不中,抑或没有人叫他的名字,那他就必须在这黑板前一直站下去。

我记得那天外面雨下得很大,急促地敲着窗玻璃,水从窗框的缝隙流进来,我找了块抹布将它们堵在外面。窗外似乎就是个立体的海面,一无所有,只有泼天泼地的茫茫的水。就这样看来,教室仿佛是漂荡在海面上的孤独的船只。若有人安排侦探小说的情节,可能会考虑这里,因为犯人不易逃出。

一批又一批的同学站到了前面。一开始我非常兴奋,我们都为这个新游戏而激动。教室里非常热闹,欢声笑语不断。杨丹!谢晓彤!余文……同学们有的逼尖嗓子,有的放粗喉咙,憋住了笑,喊着一个个名字。等到那些被叫到名字的同学回过头来,坐在下面的同学马上显出一副若无其事的神态。我在两个同学上去的时候喊了他们的名字,用我能够发出的最怪的声音。一个是我最好的朋友,她听出了我的声音,带着笑意回头指出了我。另一个是男生,我偷偷喜欢的男生,当我从喉咙深处挤出声音喊出他的绰号时,我看到了四处投来的含义十足的目光。

我忽然发现了这个游戏的真相:只有很喜欢一个人的时候,你才愿意在他背过身去的时候喊他的名字,因为这是你主动去喊他的名字,有别于路上碰见时出于礼貌打的招呼。你希望引起他的注意,又不想明确让他知道你的心思,就得采取这样迂回可笑的方式。他听到了,回头看了看,我托住下巴看着他,既渴望又担心被认出。他的目光从东到西扫了一圈,最后,笑着摇摇头,重新把脊背对准了我们。他听不出那是我的声音。

后来另一个人在叫他名字的时候,他回头指了出来,然后笑着下去了。

2

我不记得我有没有跟他说过这件事情。但是当时失望之情那么巨大地囚住我,就像外面的雨囚住天地。我不再乐意去喊别人的名字,尽管时不时有和我要好的,或者说我愿意讨好的人站在前面。

渐渐地,我在这个游戏中嗅出了残酷的竞争味道。恍惚问,我仿佛听到那些面壁而站的少年们的沉重心跳声。在初秋,那些瘦弱的脊梁和肩胛骨,从薄薄的衬衣中透出各种各样的形状,在呼吸,在等待。

这是一场对于人缘的考验。六个人,已经有了足够的比较。可以清楚地比较出谁的人缘好,谁的人缘差,谁,一个朋友也没有。六个人中,总有那么一两个人,会被很多人怪里怪气地呼唤,这些人的好人缘为整个教室带来欢乐,他们总是那样欢快地等待着,捕捉着身后听起来乐不可支的声音,然后一击命中,在走下来时享受朋友们敞开心扉的欢迎。此外,有那么两三个人,每个人会有一到两个人呼唤他们,声音不加掩饰,类似于一种出于默契的拯救。剩下来的一两个人,迎接他们的是安静。大家甚至是怀着一种幸灾乐祸的心态看着,看他们被晾在那里,孤独而可耻。

我由一开始的希望参与这个游戏,渐渐变成了害怕。我不知道我站在上面会是什么样,把自己的脊背交给同学们,等待着他们的拯救。会有多少人愿意喊我的名字?

但是,我的学号还是被刘老师点到了。我走上讲台,面朝黑板,和其他五个同学站在一起。

有人在喊我右边的同学的名字。她回头笑嘻嘻地看看,指出一个人,下去了。很快,左边的同学也下去了。我竖起耳朵努力聆听身后的声音,没有人喊我的名字。由于全部的力气都交给了耳朵,我的眼前一片昏暗,什么都看不见。我想至少我的同桌会喊我,但她没有。在我上去之前,她喊过多个人的名字,可轮到我的时候,她沉默了。我听到我自己的心跳,听到外面轰隆隆的雷雨声,可是没有办法听到自己的名字。我听到我最好朋友的声音,她在叫另一个名字。我心仪的男生维持着他的矜持,他不为任何人开口,当然也不会为我而开口。我是不是因为他的骄傲和沉默而喜欢他?

六个人中,又下去了一个。我在心里祈祷,只要不是最后一个,只要不是最后一个!

我对老天爷说,只要获得一个真心的朋友,我愿付出全部;只要有人愿意嘁我的名字,我将终生感谢他。

3

我自然而然地开始反思我的一切。我在想,我是不是一个特别骄傲的人,一个目空一切、以自我为中心的人;我在想,他们为什么不喜欢我?是不是因为我敏感、易怒、难以捉摸?我在想,平日里我身边的笑脸和热闹,是不是都是假的?我在想,什么时候开始,跟我要好变成了一件与大多数同学对抗的事情?我在想,一定是我平日里不小心伤害了很多同学……

现在,黑板前只剩下两个人。一个是以孤僻和小气著称的女生,一个是作为班长的、平时不可一世的我。

身后一片寂静。

我看了看站在我左边不远处的女生,她并不看我。对这件事情,她显然没有我看重,她说不定在想其他的事儿,被冷落、被孤立对她来说并不是头一遭,也不是那么严重的事情。她是我从不放在眼里的人,现在我们接受同样的审判,获得同样的结局。事实证明我并不比她强。

当我意识到这一点后,我慢慢平静下来。我的眼睛恢复视力,看到黑板上没有擦干净的笔画。雨小了一些,雨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。已经接近下课的时间,我等待着铃声响起。这永远公正的铃声,代表永远公正的时间,它会来释放我。

忽然,我听到了我的名字。很小的声音,有些犹豫,但是很熟悉。没有做任何掩饰和变调,充满了拯救的意味。我满腔因期待和不满而生出的怨恨“轰”的一下,变成空白,变成喜悦,变成难以言喻的轻松。我回过头去,看到了我最好朋友的脸。从此她白皙的、小小的瓜子脸,在我的记忆里如同深蓝色海面上的温暖月光,永不沉没。

我刚在位置上坐定,就用我能发出的最大的声音,叫了那个仍在黑板前呆呆地站着的女生的名字。她回过头,给了我一个不太成功的笑容,然后简单、清晰地叫出了我的名字。

此时,下课铃响了。

梁文岛摘自《儿童文学》2015年第7期

 赞  0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92 − = 9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