站在世界的中心

 2014/10/17 17:37  绿亦歌 《读者·校园版》  (521)    

大概是因为高考结束了,微博上收到很多姑娘的私信,说高考失败,不知道该复读还是去读专科;或者高考成绩出来了,觉得很迷茫,不知道以后要做什么;又或者和家里人吵架了,因为排斥他们给自己安排的专业。

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,我想要先跟你们聊一聊我的表哥。

表哥比我早出生10个月,和我八字不合,从小一见面就打架,不见面又相互想念。这独特的相处模式导致了我从小就爱和表哥攀比,小学的时候,同样得了双百分,我非要说他写了一个错别字。

可表哥不是很在意我,他从小喜欢看《动物世界》和《走近科学》,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,我表哥已经开始研究根号二。我依然耿耿于怀,每次月考完都要和表哥比比成绩,要是总分比他高,我就请自己吃一盒冰激凌。

高中的时候,我每天悬梁刺股,铆足了劲学习,表哥却依然每天准时收看《新闻联播》,读科学杂志,逛学术论坛。我也渐渐看开了,表哥偏科太厉害,数理化全市第一,语文却只有两位数,我们的总分差不太远,说不定大学还能在一起。

高考的时候,我语文机读卡零分,是我自作孽不可活;他数学最后两道大题思路太新颖,被阅卷老师批了零分。

阴差阳错,我们得了一样的高考分数,表哥有省三好学生加分,总分比我多10分。填志愿的时候,我愁眉苦脸,表哥问我:“你喜欢什么?”我想了想,说:“数学,我喜欢数学!”他说:“那你就去学数学啊。”我一脸鄙视,谁没事学数学啊,一穷二白,毕业就失业。

表哥没说话,挂了电话。等我定下专业后,去关心表哥,说:“你去上海交大学机械吧,好就业。”他说:“我不。”我说:“那你去同济学建筑吧,工资高。”他说:“我不。”我说:“那你去华西学口腔,本硕博连读,亚洲第一。”他说:“我不,我不,我就不!”

我火冒三丈,问:“那你想要学什么?”他淡淡地说:“环境科学。”我还以为电话出问题了。我不可置信地重复了一遍:“环境科学?你要研究臭氧空洞、温室效应和全球荒漠化?”他说:“是啊,保护自然,拯救人类,从我做起。”

我说:“你神经病吧,毕业之后哪个单位要你?就算走狗屎运撞到一个,一个月撑死发1500元的工资给你。”他反问我:“那又如何?”

那又如何?我瞠目结舌,恶狠狠地挂掉电话,心想等着瞧吧,等我开宝马的时候,你肯定还蹬着自行车在后面追呢。

于是就这样,我选了一个虽然不适合女孩子、但是就业和薪水都有保障的工科专业。而表哥竟背着他的书包,头也不回地去了天津大学,理由是那里的环境工程系有一位他很崇拜的导师。

大一的时候,我哭着画图,问表哥,你在干吗,他说,拍昆虫啊。

大二的时候,我吐着写代码,问表哥,你在干吗,他说,拍植物啊。

大三的时候,我通宵写报告,问表哥,你在干吗,他说,拍星云啊。

而如今大四毕业,我开始失眠,打电话哭着给我表哥说:“我想要转专业,因为我不喜欢它,让我每天写代码,我还不如回家种田。”

表哥叹了口气说:“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责,你有所舍,才有所得。”

而此时,同样大四毕业的表哥放弃了清华的保研,每天顶着40℃的高温在北方的森林里,记录采集大气和水土数据。

过去几年,我认识了很多人,学考古学的那位,被剑桥录取了;学西班牙语的同学,去了斯坦福;学生物学的,去了Promega(编者注:著名生物公司)。

而这些都是我曾经最瞧不上的,预言“一穷二白,毕业就失业”的专业。毕业宴上我举杯向他们道歉,为我曾经的肤浅和可笑,我甚至觉得,我不配成为他们的朋友。

推动这个世界向前的,不是那些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富二代;也不是像我一样随波逐流的人;更不是胆小懦弱到连理想都不敢拥有的人。

推动它,站在世界的中心的,永远只是一小部分的人,他们专注、纯粹、全心全意,一生只做一件事。

回头望自己的青春,一路跌跌撞撞地走过来,哭过、笑过、得意过、失落过,让我遗憾的事情只有一件。

那就是18岁的时候,当我迷茫地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的时候,没有一个人走过来,拍拍我的肩膀,温柔地告诉我,去做你热爱的事情吧,去实现你的梦想吧。

所以,此时此刻,我想要对你们说——

去做你热爱的事情吧,去实现你的梦想吧。

宝贝,别怕。

我希望你们能够成为我想要成为、却没能成为的那一种人。

 赞  0
,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28 − = 2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