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做饭的孩子

 2014/10/15 17:48  伊尹 《读者·校园版》  (644)    

日本有个叫千惠的女子,生下女儿之后,原本治愈的癌症再次复发。女儿四岁生日这天,千惠送女儿的生日礼物是一条围裙,虽然为时过早,但时间已经容不得她等待。在千惠的指点下,女儿阿花开始学习做饭、做家务,她教女儿如何拿菜刀,如何洗菜。衣服翻着脱下来,就翻着还给她,让她整理好,只要是阿花力所能及的事,千惠都让她自己做。比孩子先来到这个世界的父母,注定无法陪孩子走完一生的路,教给孩子什么最重要?千惠说,是让孩子一个人也能好好活下去的能力,教阿花做家务,就是把生存的本领传授给她,千惠教会阿花用纯真的笑容面对这个世界,茁壮成长,这才是母亲送给孩子一生的礼物。

千惠去世后,阿花给天国的妈妈写信:“阿花有件事想告诉你哦!那就是所有的便当我自己都会做了!妈妈你很吃惊吧?最近我的拿手菜是咖喱饭和土豆烧肉……不说别人的坏话,不忘记微笑,这些都是妈妈教给我的。虽然我也会觉得好难啊,这可怎么办呢?不过车到山前必有路。‘想想别的,想想别的’,以前妈妈经常这样说。阿花已经不哭了,我会加油哦!”

阿花是千惠留给丈夫最贴心的礼物,一个会做饭的女儿,注定温暖父亲一辈子。

我认识的会做饭的孩子,似乎个个都温暖善良,对生活充满了热爱。

我小时候有一个好朋友,我叫她五五。五五的母亲精神不太好,父亲在县医院工作,工作繁忙,家务活不得不全都交给五五,五五会耐心地为母亲梳小辫,母亲只有在这时才会“很乖”,微笑着一动不动;五五小学一年级时就会做饭了,她要做一家人的饭,因为个头小,她需要站在小板凳上才能够得着灶台。有一个黄昏,我去她家给她送包书本用的挂历纸时,看见她家院子里有大片大片的晚饭花开着,昏黄的灯下,她陪着母亲还带着弟弟正在吃晚饭,桌上摆着土豆丝、炝白菜,还有一碗西红柿蛋花汤,一人一碗白米饭吃得正香。

五五的父亲经常做手术到半夜才能回家,而他拖着疲惫脚步进门的一瞬间却是幸福的,五五总会拨出一点饭菜,用碗扣着,留给饿了的父亲做夜宵。

大人经常怜惜地说:“老天爷怜悯五五的父亲,给他一个精神不正常、生活无法自理的妻子,也给他一个知冷知热、从小就非常懂事的五五,扯平了,不亏。”

会做饭的孩子走到哪里都能活下去,长大后的五五考上了北京舞蹈学院,毕业后北漂。人都说北漂的孩子不容易,而五五的适应能力特别强,在北京开了舞校,买了房子,等父亲退休后,她将父母接到身边安享晚年。会做饭的孩子,在其他方面通常也是优秀与积极的。

五五说过,她也会有情绪低落与沮丧之时,但每次做饭都是一个愉快的过程。生活的意义在菜刀下渐渐苏醒,不会做饭的孩子,是不可能理解力量是如何在这个过程中复苏的。

 赞  0
,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+ 79 = 8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