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7岁的想望

 2014/08/23 10:38  宇文正 《读者校园版》  (276)    

17岁那年,我念高二,学习成绩一团糟。更糟的是,我跟最要好的同学不知为了什么事不说话了。我回到家对什么事情都生气,跟母亲也处不好。我觉得自己把人生整个活“坏”了!像数学的二次曲线,你如果一开始没听课,后面就会完全听不懂老师在讲什么。我想要另外一个自己,重新来过,她会把书念好,不再游游荡荡,她会潇洒得多。我相信一个人如果潇洒、满不在乎,人际关系就会好起来,她也不会再与母亲闹别扭了!

每一次遇到挫折,我就会假想有另外一个自己,她活得比我好,能够避开所有我犯过的错误,她快乐、成功,对未来充满信心,我没机会走的路,她有!她会坐在钢琴前面,如痴如醉弹出贝多芬的《月光》,那是我不会的;她像鱼一样游于水中,那是我不能的;她很酷,整天埋首在花圃、丛林里,与人见面时,伸出还沾着泥巴的手,说:“嗨,你好,我是学植物的!”

我在脑海里不断演绎“她”的美好生命,花大把大把的时间假想自己是另外一个人,过着另外一种令人羡慕的生活……

那是多莉羊还没有诞生的年代,生命只有一次机会!1997年2月,多莉羊在遥远的苏格兰诞生,我像所有好奇的读者一样读着报纸,看科学家怎样把一头母羊的未受精卵取出,把细胞核吸出来,如何接合上另外一头母羊的乳腺细胞核,再如何把成功融合的卵子移植到另一只“代理孕母”的母羊子宫内,孕育、诞生,震惊世界,然后,可不可以复制人?世界吵成一团。

17岁以来的想望,以一只羊的姿态,在高原上,“咩咩”地对我喊叫——你忘了吗?你曾经想要另外一个自己,完成你没做好的一切。你总以为真实的自己比表现出来的拥有更大的潜力,只要有一个新的“机会”,你将全力以赴活出全然不同的人生!你看!你的幻想与真实只在一线之间,甚至搞不好许多科学家已经偷偷在做了。你极有可能在有生之年,实现17岁的愿望,从你身上取出一个细胞核,复制一个一模一样的你,拥有完全相同的基因,而你可以给她不一样的环境,照着你希望的那样前行。她是你的孩子,你的姐妹,她是你!

她是我的孩子吗?如果经由我的子宫来孕育她的诞生,我的感受可能会接近些,然而在受孕的初始,没有爱情的催化,将是怎样的遗憾!而我会爱她吗?像爱我的孩子一样?我的孩子带给我人生最大的神秘悸动!人类的遗传因子有50万到100万个,当一个精子与一个卵子结合,染色体组合的可能性在70兆种以上,我的孩子在这70兆分之一中选择了属于她的因子,进入我的子宫、着床、细胞分裂,独自运作,统筹一个繁复的生命工程,诞生为她现在的模样、性情、才智。她每一天的成长,都带给我惊奇,激发我的母爱……我不确知,那一个“复制”的孩子,是不是也能同样启动我的母性之泉?而她身上不负载任何的几率值,无须猜测,我可以清楚地预见她未来的长相、身材、兴趣。是的,可以更适情适性地栽培她,但我从她身上还会不会有发掘的惊奇感?她的所有短处都在我的掌握范围,我会不会更贴近地看到自己的劣根性,恍悟原来一切无可更改,换一个自己,也不会有根本上的分别?如果不能激发我的母爱,我是否能视她为我的妹妹?像从母亲的子宫里一同出生的孪生姐妹?我们的基因不是来自同一对父母吗?只不过比起一般的双胞胎,我们的基因百分之百相同。而我走了一段人生路,知道自己哪里会跌跤、会犯错,可以给她指引和保护,让她真正如我所想,过得比我好。可是,私心里会不会暗中较劲,会不会嫉妒她得天独厚,如同许多姐妹之间的嫉妒?

因为我到底不能当她是我自己啊!她是我吗?灵魂也能复制吗?

我看着一个跟自己长得一模一样、拥有同样禀赋、同样缺憾的女子,在一片全新的环境里,逐渐离我远去。她是我的孩子、我的姐妹,拥有一个独立的灵魂,她势必与我渐行渐远,以摆脱我的影响,因为我们是那样百分之百的相像啊!而她会不会真的比较快乐呢?一个急于摆脱另一个影子的灵魂……

 赞  0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− 2 = 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