毕业季

 2014/09/17 21:19  驳静 《今日文摘》  (144)    

校歌里唱,校园里大路两旁,有一排年轻的白杨。较真者说,大路两旁,怎么会只有一排白杨呢,所以后来歌词变成了“一排排”。而今的事实是,曾经漂亮挺拔而年长的白杨树,在校园里遍寻不得,以至于想要再拍几张歌词的注解照片,已然不得。这便是毕业季吧,不只是注解照片,更是在注解“物是人非”这四个字。

当年文小姐宿舍一屋六人。婷婷是个大眼美女,皮肤白得水灵,讲话比屋里来自杭州的姑娘都要绵软些,头发不染自黄,又细软得分明,兼之1.67米的身高,一下就拉高了这间宿舍的美色平均分。婷婷或可居首,但这并不妨碍她在几乎没人、特别是没有美女认真学习的校园文化里,不参加任何社团活动,一心只读圣贤书,而后又考上本校本系的研究生。文小姐记得,大约是在“大四”上学期期末时,终于传来了她谈恋爱的消息,那时候许多女生的男朋友都换了几任,荤素早已尝过。

那天文小姐记得尤为清楚,因为当时她正与困意做斗争企图多看几页英语单词书,听闻此信“砰”地惊醒,用她自己的话,差点喜极而泣。与此同时,原来“砰”的一声并非来自她的想象,而是宿舍门真的被小六姑娘“砰”地撞开,她形貌壮丽地冲进屋里,抱住文小姐,两秒钟后放声大哭,吓坏文小姐——被男朋友劈腿的消息正好在这天从天而降。在毕业季的爱情故事中,不是黄昏恋一般与时间错过,就是忠诚从中作梗,巧合的是,两位男主角竟然是同一人。

宿舍气氛自此就变得诡异,连带着其余与此事件无关之人。好在已经是毕业季,姐妹情深这类的话则再不敢提起。在文小姐心里,姐妹却依然情深,尤其是目睹校园里一派毕业风、浮夸的毕业红毯秀与魑魅魍魉般行进在校园里的姑娘们,她相信这当中也不乏毕业之伤感,却使她十分惦念着已经在美国生了孩子的晶仔,去英国留学却回家乡当了一名公务员谈了一名律师男朋友的小贝,惦念总是特意游离在外的小一,以及总打听不到任何消息的婷婷。

如果不依不饶地去查找,一定也会有婷婷的痕迹,听说她研究生毕业后就踏上了新西兰半工半旅的漂流生活,听说她与那个二代男友结婚后就自此闭门不出……在这个社交应用遍布的世界里,如果做出三分努力仍然没有对方下落,那只能证明她不希望被人找到,就像把晶仔加入朋友圈后,偶尔可看得她晒一两张与儿子的合照;小一的QQ号仍然在使用当中,签名时常更改,有这些状态,文小姐心里就踏实了。

只是文小姐仍然希望,有一天,婷婷会在她的微博上说一句:“我回来了。”

(谷望荐自《三联生活周刊》)

责编:天翼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+ 89 = 9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