漫漫回家路

 2014/09/05 22:47  林丹 《意林·少年版》  (314)    

小时候我不但矮小,开口说话还特别晚。但是父母也没太担心,因为我9个月时居然已经能自己扶墙走路了。上学后更加一发不可收,在小学二年级的校运动会上,我就把四年级的100米短跑纪录给打破了。不过,我在上杭的求学生涯,就只到小学三年级暑假。

有一天,我妈拿着通知单说:“你被体校录取了。”当时我在业余体校已经待了4年。那时候,省里的教练会下来选拔。拿到录取通知后,妈妈问我想不想去,我说当然想。

到了体校,先试训。刚开始,我觉得还蛮有意思的。试训结束后,妈妈走了,我特别不习惯。

我环顾四周,大家都是小孩,都不会照顾自己。最关键的是,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家,所以特别不习惯。那时候,一个9岁的小孩,就体会到了人生的不顺。

那时候最盼望的,就是星期天可以回在当地的外婆家。因为年纪还很小,上了车后,我的视线全被大人给挡住了。那时还没有语音报站,我就一直注意听车门开了几次。每次第三站一下完人,门一关,我就会挤到车门那边,一到站,车门一开,我就马上下去,生怕坐过站。

这么平安地过了一年,结果还是出事了。1994年的春节,我跟体校的另外一个姐姐,还有一个男生一起结伴回家过年。可是腊月二十九,我爸在龙岩火车站并没有等到我们。

当时,我们三个人的车票都放在那个姐姐身上,但上车时车票却找不着了。没法坐火车,我们不得已投奔到了福州外公家住了一晚。第二天,外公把我们领到火车站派出所,跟所长求情,说这三个小朋友都是体校学生,本来昨天要回家的,结果火车票被偷了……那所长一听,二话没说,把我们领上了火车。

坐了12个小时的硬座回到龙岩,三个小孩都累傻了。

体校的生活,我花了整整一个学期时间,都没有完全适应过来。多亏了体校里的那些小伙伴,让我感受到很多温暖。慢慢地,我就把注意力转移了,不再去想爸妈什么时候来,什么时候把我接回家。

进体校第二年,我参加了全国少儿羽毛球锦标赛,获得了乙组男单亚军。那是我人生中的第一块奖牌,当时特别开心。在回福州之前,我跟我们教练借了点钱,给爸爸买了个烟灰缸,给妈妈带了一包她没吃过的草莓饼干。那时候我11岁。

冯国伟摘自《直到世界尽头》

 赞  0
, , ,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6 + = 1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