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瓶也不是那么好当的

 2014/09/04 18:41  何炅 《意林·少年版》  (208)    

一次,我被一个音乐颁奖晚会请去当观众。到了就遇见说话不留情面的柯蓝大嘴巴,“这就是何炅何老师,我们请来当花瓶的!”我心服口服地应着,只是心里充满着对这个“花瓶”的说法的怀疑。

后来工作人员领我办理了入住手续,告诉我五点下楼出发到现场,走星光大道。走过星光大道就是颁奖仪式。然后就没什么人理睬我了。

我恪守着花瓶的职责,三点半就开始洗澡吹头发换衣服,希望自己的样子对得起“花瓶”的称号,结果还不到四点就搞定了。挨到五点,我最后在镜子前打量了一下自己,神采飞扬地出门了!

到了大堂就看见工作人员既诧异又感动的目光。“何老师真准时!还没人下来呢,就您最支持我们工作!”我边客套边后悔地想:“冒场了!大家都没动窝呢,我这观众也太性急了。”七等八等终于说可以走了,我夹杂在一群大腕们中间,名不正言不顺地上了某车,直奔会场。车子一直开到星光大道的红地毯边,我的车门刚被拉开,就听到主持人介绍:“即将走来的是大家熟悉的著名节目主持人……何炅!”

我慎重地迈出腿下车,一边挥手向人群致意。很多人呼喊着我的名字,我微笑着朝那些方向多挥手。走到红地毯尽头,记者们高喊着:“何炅,看这边!”

我心中有愧啊:各位记者,其实我跟你们一样,都是来当观众的。

星光大道就算是走完了。主办单位在典礼之前安排了一个酒会,众人手持高脚酒杯,四下里站着寒暄。我很快发现哪一堆我也钻不进去,就自己悻悻地在角落里研究盘子里的小点心。

不一会儿就有老朋友来搭话:“炅炅!你主持吗?”“不!我是来观礼的。”亏我想出这么冠冕堂皇的词。

“观礼?是干什么的?”这老朋友非问出个答案来。我只好直说:“他们请我来就是让我来看颁奖的。”“也好。”老朋友搭讪着走开,留下我继续在角落里研究小点心。

后来大家陆续都来问这一套问题,我就直接简化成:“我是来当花瓶凑热闹的!”曾经觉得“花瓶”实在是简单的工作,现在亲身上阵才知道花瓶也不是那么好当的。

好在颁奖礼终于开始了,我第一次无事一身轻地坐下来好好看这场大show。

有位偶像歌手上台了,衣着极其华丽,表情分外紧张,一开口唱就离正道十万八千里。我看着这位觉得分外亲切,心里呼唤着:“我知道你不容易,我们是同事啊!”

尹成荣摘自《最好的幸福》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− 2 = 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