火车上的苦情少女

 2014/09/08 12:57  黎得怡 《意林》  (177)    

到Albany,时间不紧迫,我选择坐火车不搭飞机,几个小时车程,顺道欣赏纽约上州景色。很多人以为冬天的上州变得萧肃荒凉,殊不知盖着霜雪的荒野在阳光下,幻化为仙境一样。

搭火车的另一好处,就是遇到趣事特别多。例如我有次由波士顿坐火车前往纽约,听到身后两位少女对话,我听出一位来自中国,另一位不清楚。中国少女透露来美国读书不久,很想念在国内的男友,又抱怨男友跟一个比自己年轻的女子要好,她用流利的英语说:Ifeelthreatened(我觉得受到了威胁)。

据她分析,原因是男友跟自己同龄。不过若男友比自己大很多,又会有代沟,于是她算出三年这个数字:男比女大三年最理想。她又说,中国女人以家庭为重,所以不管男友是否背叛过她,只要见到他在机场闸口等自己,她就感动得要哭……

我上洗手间时禁不住朝后边瞄了几眼,只见这少女大约二十岁,样貌姣好,良善得带点怯懦。我当下有冲动去拥抱她一下,如此女性,如今罕见了。

不过我又激动得想拥抱完她后去摇她一把,叫她lightenup(别担忧),想对她说:你干吗活得这么苦?十几岁才学英文吧,学了不是很多年已懂得讲“我觉得受到威胁”,很多人自幼儿园开始学英文,上到大学,大部分都不会说。一些大专院校有些英语讲师导师,写个简单英文电邮也错漏百出,措辞技巧仍未达到懂得讲“我觉得受到威胁”的那个程度。

你在纽约,世界之都啊,努力学习见识不因为崇洋,只为提升自己,就算以家庭为重,非嫁人不可,也不必被亏待你的人牵着鼻子走,你要是只顾眺望闸口飘忽的身影,便会错过眼前窗外无尽的风光!

坦白说,懂得讲“我觉得受到威胁”,已经很优秀,假以时日,一定了不起。男友背叛你了吗?你便怜悯地对那女人说:“你只管拿去用吧,用完不必还了!”

苦情少女令我想起作家虹影,想起不一定读很多书,才不被人威胁的。虹影没有受过很多正统教育,作品感情澎湃得倾书而出,感动国际读者。她四十多岁从不愉快的婚姻中走出来,改嫁外籍丈夫又生下可爱的混血女儿。

一次访问中,她语重心长地说:“只要用心,任何时候重新开始一生都不迟。”说得真对,再错的决定,也不是万劫不复,不要因为sunkcostfallacy(无法挽回的错误)继续错下去了。

如苦情少女般,实在不必活得胆战心惊,受尽折磨,所以,赶快走开。哪怕剩下的是十年、一年或一日,就算生命只剩一小时,都是新开始。

新世界像冬日的纽约上州,我看不见荒野,只见雪地被太阳漆成金色,犹如仙境……

 赞  0
,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6 + 1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