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负春光

 2014/09/06 19:20  桑格格 《读者·校园版》  (352)    

很多年前的春末,我是班上最贪玩的一个小孩。春末的时候,意味着我在更加玩命地玩,面对暖和的太阳,我都恨不得把自己用擀面杖擀成最大面积去承接。

我有一个同学,她叫刘仁华。正如这个端庄严谨的名字一样,她是一个好学生,时时刻刻都在学习、上进。她有很粗很黑的发辫,被一丝不苟地用十几只黑色钢夹子贴着头皮紧紧地夹好。她什么都玩得好,得到我由衷的喜爱,也许从这可以看出,我这个贪玩的差生对自己也有上进的要求吧。

我缠着她:“刘仁华,我们去塔子山公园弄烧烤嘛!我藏了两截香肠!”她娴雅地叹了口气:“哎呀,不行,我要做化学卷子。”我继续缠着她:“你真是的,你做未必我就不做了。走嘛,去塔子山公园弄烧烤嘛!”她文静地摇头:“嗯,我妈让我在家把衣服都洗了。”我跳起来坐在她的课桌上:“我去你家帮你洗,我们两个人几下就洗完了,然后我们就去塔子山公园弄烧烤!”她用水汪汪的单眼皮眼睛看着我:“哎呀,真的不行……”最后,我居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:“你看,现在是春天,难得太阳这么好,不要辜负春光啊!”她是这样回答的:“不怕,春天过去之后就是夏天,天天都是这么好的太阳,不碍事!”

显然,我们俩对“辜负春光”的定义是不一样的:她的阐释是,抓紧时光学习,是一个正解;而我,是尽情地玩耍,是一个不得人心的歪理。

她最终没有和我去塔子山公园弄烧烤。我孤独地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去了遥远的塔子山公园,在公园院墙下面,弄了个火堆,把两截香肠烤来吃了。我在品尝香肠的时候,一贯好得吓人的胃口突然有点异样。啊,这是春天!看啊,小蜜蜂在采蜜!

我用塑料袋装好了半截香肠,第二天带给了刘仁华。她笑眯眯地责备我:“好脏哦,你还要吃,啧啧!”不过,她在用纸巾仔细擦过香肠之后,也吃了下去。然后,我小声地对她说:“把化学卷子拿给我抄一下。”

她小心地把嘴角擦干净,说:“瓜娃儿,光给你抄有屁用,来,我给你讲一下。”然后,她在校园的七里香蓬蓬下,展开字迹娟秀的卷子,洁白的纸迎着春末夏初的阳光,闪花了我的眼。

 赞  0
,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84 − 74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