饶命

 2015/01/11 8:54  黄永武 《读者》  (379)    

一位老板坐着舒适的豪华轿车,由司机驾驶,做为期三日的环岛考察。司机当然羡慕老板有人开车,暗中照照镜子,觉得劳逸不均,自怜命苦。到了下榻的旅社,老板还在辗转反侧,久不成寐,隔壁的司机早已经鼾声如雷。此时老板起床,照照镜子,见自己两鬓飞霜,觉得若论快乐,自己根本不是司机的对手。

当晚司机梦见自己成了老板,业务繁杂,劳心营营,苦不堪言,头发全白,竟从梦里惊醒,醒来发誓不做老板,才又睡着。而老板好不容易睡着了,梦见自己成为司机,开车赶路,体力实在支撑不住,也惊醒了,只祈求上苍——最好在身体享受上仍是老板,而心地单纯能像司机。老板祈求着,在司机的鼾声里不曾再睡着。

这样的故事,正说明了天地间有许多无奈,难以两全,在这无奈之中,即寓有造物者最公平的原则。

五十年前还在使用的木制牛车,没听说要送厂保养维修的,而现在的汽车,年年要保养,常常要修理。至于高科技的战斗飞机、太空飞梭,可以想象得到,每次执行任务之前,都要检查维修。这也是造物者的公平原则:机件越复杂,越容易毁坏。心灵也是一样,多虑的人机件复杂,多能的人机件疲劳。老板比司机心智庞杂,精力就容易耗散,就容易溃裂。枝条养得多,根就容易枯,而像司机那样,早晚只要想一件事,心思简单,根柢粗厚,就不易出故障。

心是身体最忠实的奴仆,时时为身体做无穷的劳役,而大家也任由这颗心更复杂更劳累憔悴,南征北讨,以为斩获越大,可以让身体越光彩越享受。何曾想过:心一恐惧,再保暖的衣裘也难挡身体发抖!心一警戒,再美味的食物也咽不下喉咙!心一忧急,再气派的床褥也筑不成梦乡!

此乃“机复者易毁”也。饶一饶自己的心吧,内心只有宁静简单,才不易毁伤,布衣、粗粝、曲肱之处,也许正意味着安乐窝与黑甜乡呢。

(李岳华摘自漓江出版社《爱庐小品·灵性》一书)

 赞  0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8 + 1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