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先生的课

 2015/01/12 14:20  安宁 《今日文摘》  (667)    

学院里有一位老先生,教授舞台表演。听说他是当地话剧团的团长,退休之后,闲极无事,便成了学院的外聘教师。我不知道他有着一份正职的时候,是否也如此敬业,或者一丝不苟,热爱他的下属,并将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深爱。我只知道,当我开始工作的时候,他就已经在这个学院里教了多年书,有一批喜欢他的孩子,对这份工作,是得而复失一样地珍爱。

第一次见他,是学院里一个讲座,他恰好坐在我的旁边。我是新人,对于周围的热闹与熟络,觉得陌生,而且孤单。他是一级演员,当是有着很好的洞察能力,看出我与周围人的隔阂,便主动地与我说话。我们谈及各自的故乡,家人,爱好。他的两个女儿,均在日本,其中一个,大约是医生,有着不菲的薪水。每年的暑假,他都会飞去日本,与女儿相见。他还说到山东话剧界的一些朋友,又热情地问及我的创作,说:“如果有可能,我们合作一部话剧吧。”他已经老了,头发灰白,但精神矍铄,掸去岁月的尘埃,可以看得到他年轻时,英姿飒爽的身影。

讲座结束的时候,他转身去给后面听讲的学生,布置作业。不知道他说了什么,学生们齐声高呼:“好!”我站在旁边,安静地看了一会儿,心里有微微的羡慕与嫉妒,对于这样有着浓郁艺术家气质的老先生。我想起高晓松的《冬季校园》里,所唱的白发的先生,和漂亮的女生,这样苍郁与青葱的组合,在校园里,犹如法桐之于玉兰,和谐到你觉得他们天生就应该是生长在一起的。

之后,我时常会在课后,于教室门口,走廊里,办公室内,或者校园的小道上,遇到他。有时,他会带着自己同样白发苍苍的夫人。他们一来,办公室里便格外地热闹,似乎,他们两人是一个火炉,可以融化掉冰冷的空气。我喜欢听老先生说起课上某个爱叽叽喳喳的男孩,或者总是迟到的女孩。他提及他们的时候,言语里满是爱怜,没有丝毫的责备。曾经有位老师,抱怨一个冷门专业的学生们,集体闹情绪,大约觉得找不到未来的方向,不知道学了之后,在所需极少的社会上,能有什么用武之地。他听后便宽容地笑笑,安慰那上课的老师,说:“孩子们有情绪,很正常,等过了这一年,他们慢慢热爱上这门艺术,自会留恋和懂得它对于人生的好,到时怕是你让他们转系,都不再肯了呢。”

那些学生,全将他像父亲一样地爱着,但热爱中又没有距离,会和他开开玩笑。有时候,他遇到成双成对的学生,那牵着小女友的手,并不会松开,知道他会慈爱地看一眼,而后带着一点羡慕说:“每天看到你们两个在一起,真开心。”

我常常想去听一下老先生的课,就像一个刚刚读了大学的学生,隐在角落里,看他在台上,让我心生仰慕的飒爽英姿。我想那一定很美。

(卢荣廷荐自《当代青年》)

 赞  0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34 + = 3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