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西城》连载之二 我什么都不缺

 2014/08/29 17:55  钟墨 《中学时代》  (406)    

福利院的食堂里。

尘尘用手拧着一个七八岁大的小男孩的耳朵,将他拎到自己的餐桌旁:“打饭插队不说,还敢动手打前面的哑姐,是欺负人家不能说话还是仗着自己小,知道姐姐不和你一般见识?就那么几个人在你前面,你都等不及了?有我在,你还敢反天?快说,知错没?”

小男孩嘻嘻一笑,顺手抓起尘尘餐盘里的花卷,一口咬下三分之一,边吃边口齿不清地说:“尘尘姐姐,下次不敢了,我没看见你在。快放手,耳朵都快被你揪掉了。”

“臭小子,以为我不在你就敢干坏事?作业写完没?”

“数学写完了,语文晚饭后写。”

“我放学晚,所以吃饭才晚,你怎么这么晚才来打饭?”

“数学作业多,写着写着就忘了吃饭。”

“切,这还差不多,知道学习,废寝忘食了。快去打饭吧!”

食堂分两次开饭,一次是正常时间,五点半,另一次就是专为放学晚的,像尘尘这种读中学的孩子准备的,七点半。

尘尘抓起小男孩吃剩的花卷,咬了一口,慢慢地在嘴中咀嚼着,对刚打完饭的哑姐说:“谁做的也没有花卷奶奶做的好吃。唉,可惜她岁数大,不能干了。”

哑姐点了点头,用手比画着告诉尘尘:“晚上你帮我做作业。”

尘尘点了点头。

餐桌边另一个胖胖的女孩叫胖妹,十三岁才来福利院,与哑姐和尘尘同寝室,听她们提到了花卷奶奶,胖妹有些伤感地说:“咱们哪天去看看她吧,她对咱们多好。尘尘,她还想收养你呢,对你最好。”

尘尘点了点头。

尘尘寝室的三个女孩中,哑姐最大,却才上聋哑学校的高一;尘尘老二,因为动手术,也是比同龄人晚上学一年;胖妹最小,上初三。尘尘不仅是寝室的中心,也是福利院的中心。她的泼辣震慑了孩子们,甚至院长赵老师也很倚仗她。

回到寝室后,不一会儿,胖妹告诉刚从卫生间回来的尘尘,电话待线,找她的。

尘尘拿起电话,是何茜的。

“尘尘,我想……我想……”

“何茜,想说什么就快说吧!有什么可犹豫的。”

“我想问你缺什么不?”

“嗯?”尘尘没反应过来,反问道。

“就是,你要缺什么,我可以让我妈送给你。”

尘尘心想,何茜心眼可真够好的,只是,她没想到另一层,那就是福利院的孩子不一定愿意接受一对一的帮助,感觉那样伤自尊,不像直接捐给院里,再由老师分给大家。“不缺不缺,这里什么都有,说不定我有的你还没有呢,比如西城的清新空气,呵呵。谢谢你啊!”

何茜好像很放心:“那就好。”

“没事我挂了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胖妹对放下电话的尘尘说:“那个圆眼睛小妹,明天要被领走了。”

尘尘心下一凛,表面上仍旧若无其事地说:“哦,你怎么知道的?”

“老师说话时我无意中听到的。”

“学习吧。”

这里的孩子们,年幼而又身体健全的几乎都被收养走了,新的再加入进来。

赵老师告诉过尘尘,她是在襁褓中被放到福利院门口的,发现时,豁着上唇哭得嗓子都出不了声,襁褓里有张纸条,歪歪扭扭地写着她的出生日期和小名“小红”,才刚满月。院里报了案,也在报纸上登出寻人启事,可一直没有找到她的亲生父母。

这里年幼的孩子也很敏感,每当有生人用审视的目光看他们时,他们个个会睁大眼睛,身体挺直,一脸的严肃相,巴不得这次被选上的是自己。尘尘也曾经这样,但一次次地泄气。有一次,她手术后被选上,那时她上小学一年级,可没几个月就被送了回来,原因是那家有个长辈亲戚说,她这病可能会隔代遗传。从此以后,尘尘心灰意冷,决定不再抱任何希望,安心地在福利院里成长。

胖妹说的圆眼睛小妹,才两岁多,胖乎乎的,很漂亮,惹人喜爱,一有空,三姐妹就去小班带她玩。可三姐妹心里都知道,这个小可爱早晚会被人收养。只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,她们的心里空落落的,好像是亲妹妹被带走了一样,也好像自己就是漂亮小妹的参照物,让人无法不伤感。现在就是,三个人在各自的书桌旁写作业,但是思绪会时不时地飘到小妹那里,心会痛一下。

何茜终于逮到机会和尘尘单独站在操场上,小心翼翼地说:“尘尘,对不起,我昨天是不是做错什么了?”

尘尘满不在乎地说:“你没做错什么呀,可我真不需要什么,有空你去看看就明白了。”

何茜长出一口气:“昨晚我半宿没睡着,觉得好心办错了事,方法有点不对头。”她没有告诉尘尘的是,她妈批评了她,说帮助人要不露痕迹,要让人觉得自然才好。

尘尘拍拍她:“跟我别这样,我是出了名的没心没肺。”

何茜拉着她的手,心里还有些不平静,指着篮球场找了个话题说:“那个是夏十三,我认识了。”

尘尘先是一愣,这才想起昨天的事,哈哈大笑起来,毫无顾忌地说:“我就喜欢美男,走,到跟前看看去。”

她见何茜有点不好意思,拉起她的胳膊就跑,边跑边说:“看出他像谁没?”

何茜说:“没!像谁?”

“BigBang组合里的崔胜贤!”

“我不知道崔胜贤是谁!”

“你回家上网查—下:花样美男,冷酷型的,浓眉大眼,皮肤有质感,身高一米八一——我的偶像。”

“尘尘,你什么都敢说!”

“对,我说实话。”

立定住,尘尘用手指着夏十三,对何茜说:“他一见你来,跑得就慢了,估计现在手里的球中不了。”

果然,夏十三手中的篮球擦筐而过,掉在地上,本队男生一片嘘声,其中一个还说:“切!夏十三,这个球都没进,你脑子今天坏掉了?”

夏十三不服气,很快又抢过球,投中。尘尘立刻为他鼓掌,看何茜站着不动,用身子撞了她一下:“快给我的偶像,你的粉丝鼓掌。”

 赞  0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34 − = 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