对手

 2014/08/25 12:45  段楠鹏 《中学时代》  (255)    

南城和班上同学的关系都不错,却唯独讨厌体育委员王艺。南城想不明白,为什么身高、体格都相同的两个人,偏偏却选中了王艺当体育委员?难道自己很差吗?当然不是!我虽然不是太优秀,但是和他比,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比他强吧!

放学回家的路上,南城冲好兄弟周小北抱怨道。周小北是南城最好的伙伴,南城什么事情都和他说。他听南城类似的话已经有几箩筐了,耳朵都磨出茧子来了。

A

关于南城和王艺的故事要从高一刚开学的时候说起。那天,班主任在讲台上鼓励大家踊跃自荐当班干部,教室里闹哄哄的,就像菜市场一样热闹。

南城从小就好动,上初中以后更是班上的体育健将,初中三年一直都是体育委员,位置从未更迭过。这是南城很自豪的回忆。到了高中的他决定要做得更好,继续当体育委员。

轮到自荐体育委员的时候,早已准备充分的南城刷地—下就站了起来,正满脸自信地准备说几句的时候,却发现另一个人也站了起来,那个人就是王艺。南城很敌意地看着他,心想,他要和我抢体育委员?做梦!

班主任见两人站了起来,便欣喜地说:“哇,有两个同学都想当体育委员呢!可是我们只能选一个,那究竟谁能胜出呢?”班主任的话刚一说完,南城和王艺居然异口同声道:“当然是我!”

班主任决定让同学们民主投票,谁获胜谁就当体育委员。以投票的方式来选班干部,不仅能有一个让人心服口服的结果,还能看出胜出者在团结同学方面的潜质。

经过民主投票,南城落选,王艺居然获得了班上三分之二的同学的支持,可见其人气确实比南城要高。

王艺弯腰谢过大家后,又很礼貌地向南城伸出手。南城嘟着嘴,很不服气地坐在凳子上,完全无视王艺的存在。细心的班主任看到了这一幕:“南城同学,男子汉不管输赢都要有气度,做不成体育委员还可以竞选其他班干部。我看你挺喜欢历史的,可以试着当历史课代表啊!”

“不,我要当就只当体育委员!”南城倔强地说。

B

后来的事实证明,王艺是个很合格的体育委员。他的活跃性很高,每次体育课都能主动带领大家运动,有时候踢足球,有时候打篮球。有些运动细胞不足的同学不爱参与,王艺都会主动邀请他们和大家一起玩,还手把手地教他们怎么运球。

看着越来越受欢迎的王艺,南城的心里非常不是滋味。体育课的时候他总是故意刁难王艺,不响应他的号召,站队的时候总是故意摆来摆去,集体活动的时候也总是无视王艺的邀请,故意躺在草皮上看天,不管王艺怎么叫都不理。

学校要举办篮球比赛了,大家都叫南城一起参加,可南城就是不干。王艺走过去拍拍南城,问:“为什么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参加比赛?我知道你的实力,少了你我们班会吃大亏的。这次比赛关系到班级荣誉,我希望你能参加。”

南城早就恨死王艺了,特别是王艺那句“为什么不愿意和我们一起参加比赛”,更让南城觉得自己被排斥在外。他扫了一眼王艺,笑着说:“行啊,想让我参加可以,除非你能打败我。”说完,不待王艺反应过来,就从他的手里抢过篮球,然后运球、助跑、投篮。南城的动作完美潇洒,周围的人都不由得鼓起了掌。

王艺清楚地知道南城心里的想法。他咬咬牙,跑到了南城的对面。

南城和王艺的体育细胞都很发达,球技也不相上下,两人打了一阵,周围围观的同学都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响亮的加油声。

不知不觉间一节体育课就结束了,下课铃声响起。一统计,南城比王艺多进了三个球。南城得意地指着王艺的鼻子说:“这叫什么,这就叫手底见真章。就凭你,也做队长?就凭你,也能让我参赛?”说完,南城得意地呼啸而去,留下王艺愣愣地站在当场。

就凭他,凭什么做体育委员?南城想。

C

春天到了,班上组织了一场春游。南城从表哥那里借来了单反相机。在校门口排队上车的时候,周围的同学都很好奇南城挂在脖子上的高档相机,这个来摸一下,那个来碰一下,几个人闹作一团,完全无视站在队伍前面的老师。

老师示意体育委员过去维持下纪律。王艺看到喧闹的中心人物一直是和自己有冲突的南城,就没有走过去和他近距离接触,而是站在那里喊他们:“嗨嗨嗨,你们几个不要闹了,听老师讲话啊!”

王艺的声音很大,惹得全班同学都朝南城他们看去。虽然王艺并没有指定喊某个人,但敏感的南城觉得王艺就是在针对自己。其实这不是最主要的,最主要的是班里几个漂亮女生也在王艺的喊声下朝南城看了过来,虽然只是一瞥,但多疑的南城却觉得他给女孩们造成了不好的印象。这可不是什么好事。

南城顿时情绪有些失控,想要挽回一些面子。他冲王艺大叫道:“干什么?你以为你是老大啊?我们做什么要你管?”

王艺摸摸头,然后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走回队伍里,站好,把时间留给了老师。

一旁的周小北都看不过去了,捅了—下南城,满眼是“你真幼稚”的目光。

南城吼赢了王艺,却并没有多少优越感。他也看出来了,王艺一直在忍让自己,这次,明明是自己在无理取闹。其实,细细想起来,王艺和自己并没有多少直接的交织,更别说做一些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了,可是为什么自己就是看他不顺眼呢?南城陷入了沉思。

D

那天放学回家,南城和周小北被几个社会上的小青年拦住了:“嘿,小兄弟,看你脖子上的相机不错啊,能借给我们用用吗?”

南城从小骨气就硬,他知道这些人是在勒索抢劫,如果这次屈服的话,还会有第二次、第三次。周小北却胆子小,颤抖着说:“这……相机我们也是借……借的,这是一点烟钱,你们拿去……”

南城按住周小北的钱包:“干什么?还真说给就给啊?”

那几个小青年见南城敢反抗他们,摩拳擦掌地围上来,露出狰狞的面目,用怪声怪气的语气说:“怎么?想反抗啊?不想找打就乖乖把钱交出来!”

“不交!打死也不交!”南城毫不畏惧地吼道。一个小青年上前一脚就踢到了南城的身上,南城倒在地上。但他立刻~跃而起,又把这一脚还了回去。顿时,几个小青年围上来,揪住了南城。

就在此时,一个人叫了一声南城的名字。冲过来一把拉住南城,几脚踢在揪住南城的小青年身上,然后他拉起南城和周小北就朝大街跑去。待摆脱追兵以后才停下来,喘着粗气的南城和周小北这才看清这个救了他们的人居然是王艺!

周小北很感激地说着谢谢,南城虽然心里也很感激,但谢谢两个字却怎么也说不出口。不过他心里对王艺的所有憎恨在这一刻全部消失殆尽——或者说,这根本就不是憎恨,只是一种纯粹的不服气而已,碍于青春年少,不知道如何表达罢了。

就在王艺转身打算走的时候,南城在他的背后说:“嗨,你身手那么好,是不是学过啊?有空教教我怎么样?”

王艺停住了脚步,南城从背后也可以感觉到他的惊愕。王艺转过头来说:“我在学跆拳道,你有兴趣可以一起来啊。”

南城笑了。

这是南城第一次冲王艺笑,但绝不是最后一次。

(责编陈琛)

 赞  0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− 1 = 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