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双的烦恼

 2014/08/22 18:05  郭述军 《中学时代》  (211)    

1

在走进办公室的时候,双双的心里像被谁撒了无数种调味品,说不出是苦,是酸,是辣,还是涩。她已经猜到老师为什么找她了。

办公室里异常安静,只有数学老师和语文老师两个人在,都是女老师,但不同的是,数学老师年轻,语文老师年老。她们都在等她——吴双双。

双双的脚步轻得像猫,如果不是提前喊了声“报告”,没人会发现她进来。

“吴双双,你过来。”数学老师侧身喊她。她为这个喊声颤栗了—下,不情愿,又无奈地移动脚步走过去。

“老师——”吴双双不敢看数学老师的脸,还有眼睛。数学老师正在判昨天单元考试的试卷。

那张试卷,就是她被叫来办公室的原因。她一点也不否认,对于那样一张单元检测试卷,她答得令老师失望,甚至会恼怒。但自从交了试卷后,她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。现在,她可以接受任何来自老师的批评,却不能接受来自家庭的那个现实。

她没有心思去思考任何一道题,即使一加一等于几都懒得思考。她的大脑是空白的。像面镜子。

“自己看看,这么简单的题都答错了,什么原因?”数学老师厉声厉色地呵斥道,失去了她记忆中的温柔。老师那头长发,双双一直觉得是黑色的瀑布,可今天看,只不过是一把干枯的头发而已。

双双什么也不说,什么也不想说,不想解释,也不想辩白,就那么站着。她想要等到老师批评够了,批评累了,自己再解释。

可数学老师似乎也猜出了她的心思,没再说下去,而是把她的试卷扔给她,让她先去改正,再去认认真真地找原因。对这个结果,双双感到意外。不过她又想,老师是不屑于和她这样的学生浪费口舌的。既然如此,她也无需感激,捏着自己的试卷转到语文老师一侧。

“双双,你这篇作文写得真不错。情节紧凑。感情真挚,我准备把它推荐给校报发表。你看,自己还想修改—下吗?”

她想不到语文老师是为作文的事找她,说道:“没有了。”语气那么平淡。

“怎么,一点不激动?”语文老师笑眯眯地看着她。

那篇作文的题目叫《妈妈,把爱留下》,她只不过是闷着头把自己一肚子的心事全泼到作文本上,怎么老师竟然说是篇好作文呢?

她微微一笑,算是对老师的回答。

“双双,也许将来你能成为作家。”

不,双双一直是想成为数学家,那是她的理想。她捏了捏数学试卷,在两位老师之间痴痴地发呆。

2

有很多事情老师是不知道的,但同学们知道。因为有时候老师是学生的敌人,他们不会把什么事情都向老师坦白。比如吴双双的事。

吴双双的爸爸和妈妈在半个月前离婚了,据说是她妈妈跟一个帅气的男人跑了。总之,现在她没有了妈妈,和爸爸一起生活。这件事在双双的邻居东东同学的渲染下,全班同学无人不知。本来,双双想把自己家庭的不幸埋藏在心里,让它成为一个像铅块一样的秘密压在心底,由自己承受那份孤

独、苦闷、惆怅和忧郁。她知道,那帮个个都像孙猴子似的同学最擅长无理取闹,他们要是知道了自己的事,没准会滋生出什么东西来。

事情还是被知道了。那天一大早,她刚进教室,就听东东在像说评书似的说她家的事:“据说,那个男的一米八还多,是一个公司的老总,开宝马。吴双双她妈妈就……”

“米东东,你想死啊!”双双气急败坏,把抱着的几本书全砸向米东东的脑袋。米东东忙咽下后面的话。逃命去了。他逃了,关于双双的事也公之于众了。

同学们看看双双,双双也看看他们。她似乎没从别人的眼睛里看出多少同情。这一看,让她更多了一层郁闷,像有张网,把她罩住了。

“双双,别这样,已经发生了,就坦然面对。”只有她的同桌雨丹来安慰她。

“雨丹,事情没发生在你身上,你感受不到那种无助的孤苦。”双双真想哭。

“双双,坚强些,明天要进行数学单元考试了。”

双双怎么会不知道,老师昨天通知的。只是她的脑子里装不下课本,也装不下考试,因为那里已经被另一些东西装满了,满得往外溢。

如果都如雨丹,结果会好些,却偏偏又有个叶晨。

叶晨是雨丹的邻居。他可没有雨丹的一丝细腻,有时候聪明得叫人讨厌。他就坐在吴双双的后面,忽然探出脑袋,说:“双双,以后改名字吧,别叫双双了,叫单单。”

“干吗叫单单?”双双没搭理他,是雨丹代她质问那家伙。

“她单亲嘛,叫单单好。”然后他冲双双连喊了几个“单单”。

吴双双恨不得把他的舌头揪出来。她随手抄起一本书,狠狠地盖在他的脸上。自讨没趣,叶展捂着半张脸,又说:“完了,这人一单亲,就疯了,真疯了。”

此后,谁也不愿意再说话。

下午。作文课。双双写了一篇《妈妈,把爱留下》。

第二天上午,进行数学单元考试。

对这一切,她都有些茫然,不知所措。

3

从办公室出来时,双双感觉阳光黯淡,天空中朵朵白云不再是美和纯洁的化身,而是那么漂泊不定。她想问问那些云朵,它们为何而来,又为何而去。她觉得自己就是一朵云,淡而轻,正迷失着飘来飘去的方向。

她是想当数学家的啊。她的脑海里仍是两位老师的影像。

教室里的嘈杂让她觉得无处容身。她如一尊冰清玉洁的雕塑,坐在那儿,连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东东发现了双双那张试卷上鲜红的58分,像是被吓着一样直直地盯着双双。原来,只要是单元测验,她每次都能得100分的啊。58分,怎么可能呢?连班上那个人称“傻子”的家伙也不会低于60分的。

“吴双双,这些日子你心事太重了吧,怎么考成这样?”东东还是关心自己的邻居的。除了喜欢散布小道消息,他没什么坏心眼,也算是个热心肠的人。

双双看了他一眼,忽然说:“就怨你。”

东东有点莫名其妙:“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当然有,要不是你……算了,已经这样了。”双双不想埋怨别人,要怨也只能怨自己。

“单单,这怎么行呢?”叶晨故作怜香惜玉地问道。

“叶晨,警告你,再叫我单单,揪烂你的舌头。”

“不叫单单,叫双双,行了吧?其实,你看——”

“看什么看,有话快说,懒得看你那副嘴脸,一副汉奸相。”双双气呼呼的,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形容叶晨。也许“汉奸”就全包括了,既是对他的打击,也发泄了自己的愤恨。

“哪有这么善良的汉奸?”

旁边的雨丹被逗得笑起来,气氛明显轻松了些。双双也觉得叶晨有点风趣,抿起嘴角笑笑,这是她半个月来第一次露出的笑。一笑,如清水出芙蓉。

又听叶晨说:“单亲有什么大不了,像明星陈坤、孙俪不都是来自单亲家庭吗。你们说,单亲算什么啊,对吧?”

“对呀,双双,振作起来。”周围的几个同学对叶晨的这段话很是佩服。无论谁,虽然有时嘴里说些调侃双双的话,其实心里是关心着她,爱护着她的。双双,同样没有理由拒绝叶晨的这段话,她对他说:“谢谢。”

她想,该过去的就让它过去,该迎接的还得去迎接。一切属于你的东西,你都得扛得起来,还能放得下。

(责编李圣红)

 赞  0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38 − 37 =