陶行知写打油诗

 2016/03/11 9:34  王吴军 《做人与处世》  (164)    

真性情见真潇洒

陶行知在美国留学时,和胡适是同学。有一次,陶行知读到了胡适写的《我们走那条路》一文,胡适在这篇文章中谈到当时的中国有五个“鬼”,即:贫穷、疾病、愚昧、贪污和扰乱这五大社会现象,却没有说到当时在中国横行霸道的帝国主义这个最大的“鬼”。

读了胡适的这篇文章之后,陶行知感慨很多,觉得胡适的文章写得并不完美。于是,他立即写了一首打油诗给胡适,真诚而明确地指出了他文章中的疏漏。

陶行知的打油诗写道:“明于考古,昧于知今,捉住五个小鬼,放走了一个大妖精。”这首打油诗既肯定了胡适文章的优点,又一针见血地指明了他文章中的最大的不足,非常巧妙,非常诚恳,而且立场和观点也非常鲜明,很有说服力,能让人在微笑中乐于接受。

陶行知和历史学家翦伯赞交情深厚。翦伯赞喜欢抽香烟,而陶行知却没有抽烟的嗜好,所以,当别人赠给陶行知香烟时,他常常将香烟转赠给翦伯赞。

有一次,一位美国朋友送给陶行知一支好香烟,陶行知用纸将这支香烟小心翼翼地包好,让人送给翦伯赞。翦伯赞打开纸包,不仅看到了香烟,还看到了陶行知附上的一首打油诗:“抽一支骆驼烟,变一个活神仙;写一部新历史,流传到万万年。”

陶行知用通俗简洁的语言,轻松幽默地表达了对历史学家翦伯赞的问候,以及希望翦伯赞能在历史研究方面取得更大成绩的殷切期待之意。诗句轻松,祝福深厚。

(编辑/杨逸)

 赞  0
, ,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+ 45 = 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