朱自清的蝉声

 2015/08/15 19:15  王毅 《做人与处世》  (255)    

“这时候最热闹的,要数树上的蝉声和水里的蛙声,但热闹是它们的,我什么也没有。”这是朱自清《荷塘月色》中的句子。当时有位读者认为蝉在夜晚是不叫的,随即给朱自清写信表达了他的观点。

朱自清收到信后,立刻询问身边的同事,同事们都没有在夜晚听到过蝉的叫声,认为蝉在夜晚也是不叫的。朱自清为了证据更确凿,还请教了昆虫学家刘崇乐,而刘崇乐却这样回答,他查找了好多资料,认为蝉在平常的夜晚是不叫的。但在他的抄文里却有“在一个月夜,却清楚地听到蝉的叫声”这样一句。朱自清担心这句抄文是个例外,便在给读者的回信里表示:以后散文集再出版时,将删去“树上的蝉声”这句。

关于蝉声,朱自清在此后的生活里一直留意着,每在夜间外出,他总会认真聆听,仔细辨别,曾两次在月夜里听到蝉的叫声;也在阅读文献时,曾在王安石的《葛溪驿》里有“蝉鸣更乱行人耳,正抱疏桐叶半黄”的诗句,说明王安石也认为蝉是叫的;更让人折服的是在1948年,朱自清写了《关于“月夜蝉声”》一文,对蝉声进行了详尽论述。朱自清决定在以后散文集再版时,不再删除“树上的蝉声”这句。

朱自清关于蝉声从“删”到“不删”的经过,就像夜色里的蝉声一样清脆、悠长,歌颂着朱自清先生严谨、实事求是和求真务实的作风。

 赞  0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− 4 = 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