丰子恺的美丽失误

 2015/08/14 8:07  石顺江 《做人与处世》  (222)    

丰子恺的第一幅漫画《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》,曾引起了许多人对往事的遐想与追忆。画面上是夏夜阳台的一角,粗木方桌上搁着一壶清茶,半残不旧的几只茶盏,狼藉在一边,只剩下一弯新月,冷悬在高高卷起的竹帘边上,喝茶人早就散去。这幅画上的诗句被置于那方约占2/3画面的阔大的留白处:“人散后,一钩新月天如水。”

丰子恺的好友朱自清把这幅画稿拿了去,发表在文艺刊物《我们的七月》上。当时在上海的郑振铎从刊物上见到此画后,十分欣喜,说这幅画把他的情思带到了一个诗的仙境,给人一种“说不出的美感”。

由于人们只注意到了它的意境,但其中的一个失误却被忽略了。有天文知识的人都知道,画上的月亮根本不是新月,而是残月。残月的时候,月亮看起来好像是“残”字拼音的字头“C”, 新月的凹面则与残月相反。朱自清、郑振铎等人都被这幅画所感染,甚至被迷住,居然没发现丰子恺的失误。

这幅作品发表至今已近90年,很多学画者在描摹的时候,同样犯了这样一个“美丽的失误”。生活犹如一幅画卷展现在我们面前,我们往往为它的浮华所牵引,却忽略了其间的细节。这个“美丽的失误”,就像错版的邮票,随着岁月的流逝而弥足珍贵,可它同时也告诉我们:大师也有犯错的时候,而善于发现错误的眼睛,则是智慧的心灵。

 赞  1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11 + = 20